HK人与事\香港味道\木 田-世界上最小的婴儿

作者:安禄山与杨贵妃发布时间all:2020年05月25日 08:33:07  【字号:      】

HK人与事\香港味道\木 田

图:香港街头车水马龙,形成独特的风景\网络图片  每个城市都有独特的味道,而我喜欢用味道来记忆每个城市。  上海是白玉兰的味道,在繁华闹市中隐蔽的弄堂口,老阿姨挽着竹篮叫卖着新鲜摘下来串成一串串的白玉兰,每次看到我总忍不住买上一串,挂在胸前的衬衫扣子上,香味阵阵,像是上海心中的那点温柔;深圳是宵夜的味道,入了夜,在深圳打拚的年轻人约上三五好友总能在街边找到一间小店坐下,叫几味小菜,满上啤酒,聊聊工作生活,放肆地思念一下在老家的父母孩子;郑州是童年的味道,童年于我是自由自在,苦中有乐,还有很多的爱。  昆明是花香和竹叶烤鱼的香气,因为有和母亲的回忆,我虽只在这个城市待了短短几天,但记忆却深刻且幽远;对东京的记忆是樱花,因为作为学生第一次去日本时便刚巧赶上樱花季,樱花虽香味不浓,但看着漫天的樱花雨,视觉记忆就这么被固化成了嗅觉记忆;还有西宁,我经常开玩笑说是紫外线的味道,可能还没看到大太阳,皮肤就已经被晒伤了,还有……思绪到了香港,伴我度过人生种种重要阶段的香港,于我又是什么味道呢?  闭上眼睛开始思考时,空气彷彿已经变得湿润了,嗯,是维港海面上咸腥的水汽味道,潮湿、温热,还夹杂着天星小轮燃烧油的气味。每次有朋友来香港游玩,坐天星小轮过海总是我的保留项目,不光可以吹海风,看海景,价格便宜,我还有些私心。从海面看向两岸的风景我似乎怎么都看不够,白天阳光下的城市似乎无烦恼,晚上的万家灯火让人说不出的安心。  香港虽说是「石屎森林」,目之所及似乎都是大厦和住房,但「原始森林」其实也就藏在走几步台阶的地方,写字楼的后面,小路的转弯处。之前在金钟上班,午休时间我总会换上运动衣、运动鞋,去宝云道跑上一会儿。只需下到写字楼大堂,推开玻璃门,过马路上台阶便是满眼的绿色,颇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。属于城市的人声车声突然听不到了,取而代之是婉转的鸟叫声,跑上两步,因吹了一上午空调冻僵的身体也慢慢柔软了。深呼吸一下,脚尖指尖都充盈着大自然的清新味道了。  作为美食之都,香港的味道里当然还有饭菜的香味。工作日茶餐厅的一份碟头饭,周末放松地喝喝早茶,都是香港令人无法割舍的味道记忆。  特别是冬季天气冷时,饥肠辘辘,老远就闻到粉面店大锅里炖卤的牛腩牛杂,进店叫上一碗,看着师傅将肉从咕嘟的卤汤里捞出,刀起刀落,配上刚刚好韧劲的面和青菜,当然少不了冻奶茶、冻柠茶,呼噜呼噜一碗下肚,人生也不过如此吧。  香港于我,除了牛腩面、叉烧包,还有一碗落足了青春味道的糖水。大学时,红磡街市旁有一家特别出名的糖水店,晚上宵夜时段,甚至将近午夜,我们一群同学朋友便相约去吃糖水。十几人步行二十分钟,也算浩浩荡荡。糖水店生意好时,需要等位,特别是大枱,但青春年少,不赶时间,大把时光,就这样十几人站在路边,说说笑笑,有时不觉一个小时过去,只为吃那碗甜甜腻腻的糖水。  如今想起的除了糖水的那份清甜,可能就是混在那碗糖水里的令人想追逐却追不上的青春味道了吧。  人生有酸甜苦辣,陪我度过了人生各种重要阶段的香港,回味起来,当然也是酸甜苦辣皆有,但又多了几味,有咸,有清,有香还有甜中的涩。

HK人与事\香港味道\木 田




蒋经国的儿子整理编辑)

专题推荐